當前位置 > 首頁 > 應用實例 > 大數據還原病毒擴散路徑:哪些城市壓力更大?(18張圖解)

大數據還原病毒擴散路徑:哪些城市壓力更大?(18張圖解)

來源:中國數據分析行業網 | 時間:2020-02-17 | 作者:數據委

 

導讀:這場疫情究竟是怎么開始的?目前的疫情又發展到了什么階段?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哪些城市將面臨更大的壓力?本文通過大數據進行詳細分析。(資料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21數據新聞實驗室、澎湃、DT財經)

 

 

1月12日,一位常住湖北黃岡的居民坐上了前往廣東珠海的高鐵。到達的第二天,她開始咳嗽,以為是普通感冒,自己就先買了點藥吃著,可是癥狀并沒有得到緩解。

1月19日,她因咳嗽加重來到中山大學附屬第五醫院診治。

三天后,晚上10點,她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這天是1月21日。

她不知道的是,再過15天,黃岡會累計確診1645例新冠肺炎病例,位居全國第二。

 

有類似情況的還有孝感、荊門和襄陽等湖北地級市。

甚至1000公里外的浙江溫州、廣東廣州、深圳等城市,也因與武漢的密切人員往來,隨著春運返鄉的開始,慢慢成為了重點疫區。 

 

而這一切究竟是怎么開始的?目前的疫情又發展到了什么階段?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哪些城市將面臨更大的壓力?

本文除了結合案例數據詳細還原病毒擴散的路徑外,還將案例數據匯總在一起,拼貼出疫情的感染、死亡和治愈特征畫像,并結合數據和專家觀點觀察疫情走向。

還原新冠病毒向全國擴散的路徑

澎湃新聞從截至1月27日的各地衛健委公布確診病例中,搜集并分析了763例確診患者的詳情,試著還原病毒擴散的路徑。

值得指出的是,各地之間的個案數量差異主要因為政府的信息公開程度不同,因此地區之間的數量不具有可比性。

 

368名后期確診患者在武漢“封城”前一周離漢

 

1月23日早上10點,武漢關閉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而這距離今年春運正式開始的1月10日已經過去了13天。

過去的這13天,正是每年人們固定返鄉的日子。沒有多少人被警示到,大家依舊像往年一樣,拿起行李,探親、出游、回家聚餐。 

如上圖所示,在506例有明確行程信息披露的病例里,368例在武漢“封城”前一周離漢。出入武漢的后期確診患者人數高峰期在1月19日和20日,這兩天一共有130名后來確診的患者出城,占到了總數的27%。

 

1月20日晚,鐘南山在央視《新聞1+1》欄目中確認了病毒具有人傳人的特征。從那天晚上,再到武漢23號封城,又過去了3天時間。21日,56名后來確診患者出城;22日,62名;23日,36名。

 

47名患者離開武漢后曾去過不止一個城市

 

來自河北邯鄲的一名患者,1月15日和父母一起到武漢旅游,18日移動到廈門,19日發病,22日抵達深圳就立即入院就診。 

和他一樣,離開武漢可能只是很多人春節出行的第一步。在公開的506例確診患者行程中,47名患者從武漢離開后,又經過了多個目的地,占到了總數的9%。

此外,還有28例確診患者案例顯示,他們和武漢并無直接交際,僅有湖北其他省份的旅游史。更有甚者只因在旅途中途經武漢而患病。 

安徽合肥的葉某,1月9日前往湖南郴州出差,中途在武漢換乘,1月10日返回合肥。1月10日發病,1月23日確診。

 

還有一名長居深圳的患者,1月19日從深圳出發前往天津,高鐵在武漢停留了數分鐘,1月22日到達吉林市,1月27日在當地確診。

 

不過,停留時間的長短和后期是否患病確實沒有直接關系。如下圖所示,67名短暫停留過武漢的患者中,17人僅停留一天,4人停留了一天不到。

值得指出的是,上述數據也只反映了患者行程的一部分,只有少數患者的城市內部移動軌跡得以公示。

 

從出現癥狀到就診入院最長間隔近一月

 

防控在于警示。“這次疫情其實各方面對我們信息的披露是不滿意的”,武漢市長周先旺27日接受央視訪問時表示。 

確診患者從出現癥狀到就診入院的時間間隔變化,側面驗證了這一現象。由于新冠肺炎癥狀和普通感冒很像,大多患者甚至醫生一開始并不能察覺到患病的嚴重性。

 

陜西安康市的一名患者,長期在湖北十堰居住,他早在12月底就出現了癥狀,但直到1月21日才到白河縣就診。

 

山東成武縣的患者田某,長期在湖北荊州工作。1月9日返回老家,1月20日出現癥狀,當日在村衛生室輸液治療,未見好轉,22日前往成武縣田集鎮衛生院就診,依舊未見好轉,23日到成武縣醫院就診,被隔離治療。1月26日確診。

如上圖所示,以1月18日作為分界點,前后的時間間隔差距很大。特別是從1月22日起,當日出現癥狀即就診的患者數量劇增。這天,湖北省啟動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應急響應。第二天,浙江、湖南、廣東相繼啟動了一級響應。 

家屬和同事是人傳人特征的主要受害者

 

以上所述的時空特征,再加上人傳人的特征,帶來的后果就是大批的后期確診患者早已到達全國各地,將病毒帶給密切接觸者,甚至引發聚集性傳染。據新華社報道,截至2月4日中午,山東省發現聚集性疫情60起,其中49起為家庭聚集性疫情。 

總體而言,家屬和同事是最主要受害者,因為他們屬于每天在熟人空間能遇見的人。在151例人傳人確診患者中,共有64例屬于這種情況。下圖以山東和天津的兩組傳播為例。

 

公共空間也是病毒傳播的重要途徑。在151例人傳人確診患者中,共有20例屬于這種情況。他們之中,有的人是因為參加了同行者中有武漢籍患者的云南旅行團,有的人是因為和武漢籍患者同事聚餐,還有的人則是因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遇到了武漢旅客。

最后一種常見的人傳人場景則是在醫院。這種傳染案例的詳情公布得不多,截至1月27日,僅有以下來自江西新余市的5例。5名醫院職工被感染,其中兩名又分別將病毒傳染給了自己的母親和妻子。

死亡和治愈病例有何特征?

能給我們哪些啟示?

真實病例表現表現出怎樣的特征? 

21君在此分享DT財經的一篇大數據報道,具體情況如下:

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的特征

對于感染者的特征研究,下面的分析直接引用了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副主任馮子健于1月29日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論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國武漢的初期傳播動力學》。 

目前關于這篇論文的爭議很大,暫且不表。但它確實是目前對感染者最為詳盡的研究,樣本包含了1月22日前武漢的425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感染者。

 

其中引起爭議的部分是關于病例接觸史的分析。

 

數據顯示,2020年1月1日之前的感染病例中,雖然大部分(55%)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但亦有26%的病例既沒有去過海鮮市場,也沒有接觸過有明顯癥狀的人。

 

從這些較早感染者的整體情況來看,“中老年”和“男性”是更易感的人群。在425例患者中,近一半的患者年齡大于60歲,56%(240例)是男性。

但是,將這些病例分為三個時期進行比較觀察后,可以看到感染人群特征在變化: 

一方面,在1月12日-22日感染的患者中,女性的比例超過了男性,這一定程度上推翻了前期的男性易感結論;

 

另一方面,感染人群的年齡下限在降低,1月1日前最年輕患者是26歲,1月1日-11日是21歲,1月12日-22日的最年輕患者只有15歲。

 

目前并不確定感染人群特征變化的背后,是病毒在變化,還是因為傳播路徑的影響。總之,雖然整體看來中老年男性更加易感,但是新型冠狀病毒已經開始展現出男女平等、兼顧各個年齡段的趨勢。

 

死亡病例的特征
死亡病例的特征與感染者整體特征有些偏差。

以45條可查詢到詳細信息的死亡病例作為樣本,我們從年齡、性別、過往病史以及接受治療時間這四個角度分析。

從年齡分布來看,56個死亡病例年齡區間為36歲到89歲,跨度為53歲;在這些病例中,年齡的中位數是72歲,其中84%的年齡超過了60歲——死亡病例中老年人的比例明顯要高于感染病例中的比例。在死亡病例的分析樣本當中,近7成為男性。結合前面對確診病例的分析來看,這一定程度上是受到早期感染者的性別比例影響,1月1日前確診感染病例中男性的比例就高達66%。

 

具有基礎疾病,是許多死亡病例詳情中都會介紹到的情況。在這45例死亡病例當中,有6成(27人)曾有過往病史,其中最主要的三大過往病史分別為高血壓、糖尿病以及慢性支氣管炎

15人曾患有高血壓,10人曾患有糖尿病,有6人曾有過慢性支氣管炎病史。而在10名曾患有糖尿病的病例中,有7人同時患有高血壓等其他疾病。

 

最后看看這些病例接受治療的時長。此次共有37例死亡病例公布了死亡之前的治療時間,跨度在1天到22天之間,治療時間的中位數是7天。死亡病例接受治療時間的眾數為4天,一共有7人在接受治療的第4天死亡。超過8成的死亡病例接受治療時間不足兩周——也就是不足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一般治療周期。

這一定程度上意味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導致的死亡病例,大多并沒有熬過一個治療周期。

 

治愈病例的啟示
關于死亡的討論總是非常沉重,但在死亡病例之外,也有治愈病例。總體上來看,截至1月31日24時,共有243位感染者治愈出院。通過各地衛健委和公開報道的37例詳細數據,并從年齡、性別、接受治療時間和地區分布來分析這些人的特質。

在年齡上,治愈出院的病例整體要比感染人群年輕——甚至年輕得多。在有記錄年齡的31例治愈病例當中,年齡的中位數為38歲,過半病例沒有超過40歲,九成沒有超過60歲。年輕人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當中,的確存在一定的優勢。

 

性別上的分析結果也較符合市場預期。由于前期感染病例大多為男性,所以相對地,治愈出院的病例當中也有將近65%的人為男性。

 

從治療時間來看,在治愈病例當中,接受治療天數的中位數為9天,眾數為7天,都比死亡病例的接受治療時長略長幾天。綜合比較死亡病例和治愈病例,一定程度上可以認為,要打贏新型冠狀病毒,很重要的是得撐過接受治療的第一周。

 

最后把觀察點落在了地區分布上。除湖北以外,廣東、浙江和上海是治愈人數最多的三大省份。其中廣東和浙江是除湖北外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死亡病例出現,治愈病例則在不斷增加。

如果把觀察樣本擴大至治愈人數排在前10的省份,依次還能看到江西、北京、河南、安徽、湖南、山東、江蘇等省份名。從實際案例來看,經濟發達地區的應對水平仍然值得信任。 

 

哪些城市壓力更大?疫情什么時候可以控制下來?

 

截止2月6日24時,全國新增疑似病例4833例(5日為5328例),其中湖北新增2622例。

 

值得注意的是,全國非湖北地區新增疑似病例出現輕微上揚之勢,這或許與陸續出現的返工潮有關。因此,疫情防控仍不可放松。

 

 

百度遷徙數據顯示,在2020年除夕前這一周,遷出人口數量最多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長三角和成渝;其中深圳、北京、上海、廣州、成都是遷出人口數最多的五個城市,而東莞、蘇州等制造業城市和鄭州、杭州、西安等重要節點城市,也在春運前遷出了最多的人口。

從2月2日的少量返工人口流動來看,上述城市確實是最熱門的目的地。

(圖片說明:2020年2月2日全國熱門遷入地/目的地,圖片來源:百度遷徙)

 

 

在湖北正在盡全力實現“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時,湖北外的城市們也在跟時間賽跑——盡快將疫情傳播控制下來,以最小的風險去迎接返工潮的壓力。

 

目前大家最關心,也是最關鍵的問題是,疫情什么時候可以控制下來?拐點如何才會到來?

 

7日下午,鐘南山院士回應“#全國新增確診病例連續兩天明顯下降#”時表示,這并不能證明拐點到來,他個人估計這個拐點到來還得有幾天。現在看起來早發現、早隔離的工作開始起效了。

 

 

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2月5日對話白巖松時表示,拐點預判的難點在于:
①疫情的底數不明,判斷根據不足;②很多人還沒隔離,社區、家庭傳播相當嚴重;

③此次爆發的是新將人體作為宿主的病毒,適應宿主的過程會促使病毒變異,但變異過程未可預期;

④大批人員即將返程流動是個考驗;

⑤或許還有天氣變暖的因素。

 

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賈薩瑞維奇6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現階段尚不能預測中國國內疫情的“拐點”何時到來也無法預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是否會在中國以外大規模爆發或演變成全球性流行病,因為新型冠狀病毒仍有大量關鍵信息未能為世界科學界所掌握。

 

 

但他同時表示,只要各國采取強有力的措施,及早發現、隔離、治療并追蹤接觸者,采取與風險相稱的社會阻隔手段,阻斷病毒蔓延依然是可能的。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流行病學資深終身教授張作風認為,湖北確診病例占全國超70%,要重點做好湖北、以及與湖北鄰接的河南、湖南等病人的診斷,把可疑病人盡快排查,診斷出來后,疫情拐點才會浮現。

 

當然,從樂觀的方面來想,拐點預判不一定準確的點還在于,如果特效藥等有效治療手段突然出現,新冠病毒肺炎變得不再那么可怕,致命性大大降低,變得比流感還要尋常。那么,即使沒有消滅它,我們也不用再如此嚴陣以待。 

 

無論如何,要迎來拐點,現階段的關鍵還是得我們共同發力。在這個關鍵時刻,希望不要過度悲觀、盲目樂觀。盡量少出門,不讓自己感染的同時,把資源留給真正有需要的人。

 

最后,借用上海醫療救治組組長張文宏的一句話:

“從現在開始,每一位都是戰士。你悶兩個禮拜就把病毒給悶死了。你在家里不是在隔離,你是在戰斗啊!”
宁夏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12232期排列3 七星彩预测最准十专家 向钱进理财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彩票结果 江西11选5怎么玩的 分分彩大数据分析软件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 酷喜乐彩铅怎么样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钟开奖查询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快乐12杀号技巧公式 广东十一选五合买平台 股票配资风险 188金宝博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河南快3最近20期开奖结果 浙江15选五走势图表